遭拒背后的高招制度困局,再度拷问高校招生自主权

关键词

新葡萄京,被称为国学“偏才”的孙见坤,因高考成绩6分之差,陕西省招办拒绝投档。消息一出,各路口诛笔伐之声不断,演绎成今年夏天高招最富有争议的公共事件。

8名复旦大学教授联名请求学校破格录取一个“天才”。但因高考成绩6分之差,陕西省招办一直立场强硬,拒绝将孙见坤的档案投到复旦大学。他们表示,“博雅杯”国学竞赛的章程上并未写明可以“破格录取”,所以“今年一个破格的都不能有”。

在“孙见坤事件”中,有人认为,孙见坤人才难得,希望能对其破格录取,并以历史上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案例来佐证,如钱钟书当初数学15分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,朱自清当初数学0分被北京大学破格录取等。另有人认为,录取公平最重要,支持陕西招办的做法,其理由是如果这次为孙见坤开了这个口子,“条子生”、“关系户”等腐败问题就会接踵而至。

(《中国青年报》8月25日)

笔者以为,在目前的制度下,陕西招办的做法并没有错。自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,高考制度给无数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人平等进入大学的机会,公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但公平不意味着铁板一块,选拔天才与录取公平同样重要,当两者发生矛盾时,能否有一种适用于天才选拔的有效机制,以避免当下出现的“孙见坤难题”呢?

教授求“天才”遭拒背后的高招制度困局

“孙见坤难题”由自主招生而引起。他参加了复旦的自主招生,按规定只需达到当地的一本线即可被录取,可偏偏考试成绩是553分,比一本线559分少6分。陕西省招办拒绝投档,是按照复旦自主招生的规定操作。有意思的是,孙见坤也参加了中山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,当时中大就愿意以一本线下10分来录取他,如果他报了,“孙见坤难题”将不会出现。

当地招办对于普通高招和人才破格录取的辨别,无疑有失妥当,维系人才选拔制度的公平公正固然重要,但是选拔制度的宗旨还是要回到选拔更多更好的人才上面来。而作为特招这样一种制度外的特例,本身的目的也是为了选拔人才的需要。孙见坤的才能显而易见被伯乐相中,为社会所认可,为此破例也是合乎常情,并不存在“开了口子”一说。

破解“孙见坤难题”,解铃还需系铃人,那就是扩大高校的自主招生权。目前,高校自主招生考试只是赋予高校一定比例的自主招生权,也即高校先对学生进行自主招生测试,确定学生的自主招生资格,获得自主招生资格的学生,再参加统一高考,统一高考成绩必须达到规定的要求(一本线或者低于高校当地录取分数线10~20分)。这种兼顾公平和自主权的招生模式,使高校在选择学生时“戴着脚链跳舞”,“孙见坤难题”也即这种模式下的产物。

至于高招办害怕这样的破格会带来对人才选拔制度整体公平的担忧,其实大可不必。如果每一个特招生都能像孙见坤,且能够经得起阳光,那么破格录取只会对人才的发掘有所裨益,并不会出现假想中的破坏。而害怕这样的一个特例带来不好的影响,恐怕更多的还是人才选拔机构对自己的鉴别能力不自信。众所周知,高考各种特招、自主招生沦为暗箱操作的重灾区,相关部门监管乏力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由此可见,在孙见坤一事上,并非选拔体制有太大的问题,关键是程序执行者的独断和误解。 □时言平

“钱钟书数学15分进清华”的美谈,出现的基础是当时的大学录取是自主的。现在,这种土壤还不具备。究其原因是高校如果拥有完全的招生自主权,人们担心公平会因此丧失,走后门之风盛行。在此顾虑下,目前高考领域的改革仅限于操作技术层面,不敢轻言实质性改革。当前扩大高校自主招生权,就要进一步深化改革目前的自主招生考试,建立一套完善的信息公开和监督机制,如此,选拔天才与录取公平才能兼顾。(邓仲谋)

天才更需要不捧杀的土壤

更多信息请访问: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